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舒是惩 > 内容详情

与二喜的两天一夜

时间:2019-09-23来源:内陆地震网 -[收藏本文]

   2018年12月22日冬至 晴 在家与县城的途中,看见一只棕色的泰迪狗,想要横穿马路,来来往往的车辆让它一次次奔跑,又一次次的退回,它轻轻地叫着,语气里是说不出的恐惧。

   我停下了电瓶车,轻声逗着它,怯怯的向我走来,在还有两三步的距离停下,抬头望着我,再不肯上前一步,观望两三秒,然后继续想过马路。如此反复好几次。

   我默默看着它,棕色的毛发,小小的身体微微颤栗,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的寒冷,亦或是对于世界的恐惧。

   终于像下定了什么决心,我将电瓶车停在了路边,慢慢向它走去。它依旧不愿离我太近,我的轻声逗弄,也没有让他有安全感,依旧隔着两三步的距离,我退它近,我近它退。隔了好一会儿,我大胯一两步,将它提了起来,抱在了了怀里,终于,它安静了,一声不吭乖巧极了。

   看着一大堆物品以及怀里的它,我能做的只有将它放在腿上,一路上尽量不停车,它像个不停想探头望着外面,又畏惧着移动的速度以及我轻声的警告,摇摇晃晃一路到我租住的地方。

   打开自己烤制的肉大脑异常放电一般间隔多久犯一次干,给它一小堆,原来,又是一个肉食动物。

   吃完零食的它,开始了在房间的探险,每一个角落都不愿意放过,包括我的被窝。当然,我是不愿意的额,虽然它如我一样贪恋被窝的柔软与。可是,这个家伙还没有洗澡,身上臭臭的。最重要的是,狗子怎么能上我的床睡觉。

   带着它去洗澡,在洗漱池里灌水,将它放下去,一边安慰着它不要怕,一边将沐浴露往它身上倒,如此两遍后,用一个毛巾将它裹住,一点点的用吹风机将毛发吹干。将它放进屋里,用一个纸箱放一个干毛巾,当做它临时的小窝。

   很显然,它的并不是这么一点。

   它极力的想要跃上我的床,在被我多次提溜下去后,开始在床边趴着,两只前爪趴在床边,一双眼睛直直的望着我,我只能一遍遍告诉它,NO,然后轻轻地拍它的爪子。它开始转移方向了,用力一跳上了沙发,然后找一个角落默默蜷缩着,但是,依旧被我驱逐了。在我的认知中,小猫小狗都是有毛毛的,它们能用长长的毛发,遮挡严寒。室内的温度不低,加上有毛巾以及它执意叼来的塑料袋,保暖应该没有问题了。

 济南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效果好  可是这家伙,又开始造了。

   它开始在房间里大小便,门口,中间,角落,我一直以为它在熟悉地盘,谁知道,它在画地为牢。等我发现时,只能认命的将整个屋子都拖了一遍。将门打开一个它能进出的小缝,然后一遍遍告诉它外面,只能在外面,不能在屋里。

   我不知道它是否能听懂,只见它不停的用后爪挠耳朵,额,不会有跳蚤或者什么东西吧。我只能看着它左左右右的挠着。等它终于停歇时,又开始找我了,我坐在椅子上,它就靠着我的脚,我蹲下,它就极力想靠着我的腿。它也许是在这陌生的环境害怕吧。

   夜深了,等我洗漱归来,打开门,并没有看见它的身影,小窝,角落,沙发,当然最后在床上发现了它。这怎么可以,只好再次把它提溜下来了。当然,不服输的它一次次又想奔向我的被窝,被我拦截了。乖乖去自己的小窝待着,我一遍遍命令它。它委屈极了,我看见了它眼里的惋惜,不舍,毕竟小窝和我的被窝是远远比不上的。它依依不舍,企图用它的小可怜模样打动我,谁知,我铁石心肠。

   我给说,我怕养不活它,毕竟狗狗需要打疫苗,狗粮,洗澡,日北京军海医院口碑好吗常的清洁,以我现在的财力,养活自己还勉勉强强,它不一样。朋友让我去给它检查一下,然后给他,我也,他能好好的养它,有空,我也能去看看。

   整个夜晚它都试图爬上我的床,占领它的高地。有我在,这个意外并没有发生。

   等到天亮,觉得最近的宠物诊所已经开始营业,我开始带它出门了。打开门,让它陪我出去,但是它并不愿意,不知道是恐惧于外面的世界太大,还是外面天气严寒。我并不想抱它,真的,毕竟给它诊治完后我还要回家,小东西身上的味道很大,很容易被发现。找个塑料袋把它装进去,抱走吧,真得是小祖宗啊。

   宠物诊所的医师看过它的情况,给出了诊断结果。两边耳朵进水较长,已经发炎肿胀了,要及时诊治,体毛打结必须清理。一下子,我的钱包急速缩水,突然觉得养活它,我力有不逮。隔一天要到诊所清理耳朵,每天滴耳药水,三天洗一次澡,打预防针,剃毛,买衣服(原来狗狗真的是因为冷穿衣服,而不是为了好看),它还小,必须吃狗粮。

   我真的养不活它,毕竟自己还在贫困线挣扎。

   做好体检和耳朵陕西癫痫病医院怎么选清理,穿上新买的衣服,提上它的专属狗粮和药水,我抱着它回去了。很乖,它一点也不闹,但我知道,我真的养不活它,我的红线已经发起警报了,还没有到月底。

   等到傍晚我的朋友下班,他立马赶了过来,发现才4个月大的它根本不是期望的大狗狗品种,但是表示有人会要,他的朋友圈人很多,我默默等着。

   二喜呢,它不知道我会将它送走,它依旧靠着我,或者极力想要上床,或者沙发。它懵懵懂懂的眼睛望着我,没有一点会立马我的知觉,对啊,它还是个孩子,知道什么呢。

   朋友告诉我,已经确认有人要认领它了。“她会不会隔三差五的过来看啊,这样好不方便。她会不会养几天又要回去啊。”我听见对方这样问。我挣扎着,想着干脆我自己养吧,我自己可以吃差点,它那么小,如果别人不要它了,多可怜啊……

  朋友问我,真的抱走了哟,我一脸无异,好。最后,它还是被抱走了,连带着它的狗粮和药水,只留给我一室的寂静。

  再也没有那么一个它,会陪着我,会我,会期待我,会让我一醒来,就看见它。